1. 主页 > 期货配资 >

美元意外走高 但汇率市场有新风向标

美元意外走高 但汇率市场有新风向标

一年前的今天,失业人数飙升至历史新高,全球股市触底,全球经济因疫情陷入瘫痪。也是在这样一个时间段,开始实施大规模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干预,以应对严重的灾害。

摩根士丹利于2020年11月发布了2021年经济展望。当时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稳步的增长的可能性只有20%。甚至在2021年初,市场的普遍预期是,美元将走弱,政府将采取数万亿的财政刺激计划,鸽派美联储(dove Fed)将使经济和通胀上升,政府公共债务和双赤字将上升。

但随着第一季度结束,美元对非美元货币汇率上升,周二欧元对美元汇率跌至1.1734%,为去年11月11日以来的首次。周二,美元指数升至93点以上,创下四个多月来的新高。美元指数在2020年下跌6.7%后,今年迄今已反弹3.2%。


欧洲和美国复苏进程的差异推高了美元

那么美元为何会升值呢?分析师表示,根本原因是欧洲的疫苗接种被阻止。许多欧洲国家确诊病例的增加和更长时间的封锁措施给欧元区的经济稳步的增长预期带来了压力,导致原本强劲的欧元走弱。更重要的是,欧洲部分地区和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疫苗推广进度落后于美国。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8730万美国人已经接种了至少一剂SARS-CoV-2疫苗,上周四有4740万美国人完成了疫苗接种。

美国实际增长趋势强于预期。新冠肺炎疫苗的引入加速了经济复苏,美国也将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措施。

英国兴业银行宏观策略师基特·朱克斯(Kit Juckes)表示:“欧洲和美国的经济稳步的增长预期存在巨大差异。原因是欧洲疫情控制不力影响了欧元的市场定价。”

朱克斯补充道:“市场普遍预计,2021年欧元区GDP增速将比美国慢1.5%,比去年9月以来的美国慢3%,比去年年底以来的美国慢2.2%。在这一差距继续扩大之前,抛售美元是不安全的。”

与此同时,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部(BofA Global Research)分析师约翰·申(John Shin)、本·兰德尔(Ben Randol)和阿萨纳西奥斯·万瓦基迪斯(Athanasios Vamvakidis)上周二表示,美国经济的强劲表现将意味着货币政策将不一样。预计美联储将比欧洲央行更早收紧货币政策,因此美元今年将加速走高。

债券市场预计美联储将在2023年初加息25个基点,并在2023年底加息两次。市场认为,万亿美元刺激计划和疫苗接种计划的加速意味着,如果通胀没有失控,前期利率就无法保持在如此低的水平。

市场必须向鸽派美联储靠拢

然而,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加息计划、鲍威尔主席上周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评论以及美联储官员随后的声明都是极其温和的。摩根大通的艾伦·曾特纳(Ellen Zentner)和马修·霍恩巴赫(Matthew Hornbach)表示:“美联储官员正在大力传播鸽派的前瞻性指导。”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策略师强调,尽管FOMC的温和派成员现在认为,2023年前核心通胀率将保持在2%或以上,但这本身不能成为考虑加息的理由,因为美联储的主要职能是确保劳动力市场满足充分就业的条件。

美联储不仅提高了未来加息时机的门槛。在降低资产购买规模的问题上,鲍威尔也采取了稳健的态度。他说:

“我们将继续以目前的速度购买资产,直到我们正真看到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并关注实际进展,而不是预测的进展。这和我们过去的做法不一样。”

这样,债券市场的传统战略反应与美联储传达的信息形成了鲜明对比。市场会向美联储靠拢吗?还是美联储的应对政策会转变为市场的传统思维?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相信前者,称投资者将忽略近期技术驱动的价格趋势,转而关注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发出的信号。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经济学家继续预测,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将在2023年第三季度加息,并从2022年1月起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

显然,就政策而言,我们处于一个未知的领域。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警告称,这一政策可能意味着当前经济周期可能比前三个周期更热,但时间会更短。策略师认为,领先的风险资产不是“早期周期”,而是“中期周期”,投资者应相应调整头寸。

分析师还表示,传统上,美元在金融市场波动的情况下具有对冲作用,全球股市等高风险资产的大幅回调可能会使美元走强。

但他们也表示:“全球风险偏好上升、全球经济复苏预期上升以及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宽容态度,给美元带来了巨大的下行风险。美联储在沟通方面比欧洲央行有效得多。尽管欧元区的经济前景要糟糕得多,但美联储仍口头压低了美元。”

美元和美股诡异上涨,汇率变化的新趋势是...

与此同时,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市场经济学家奥利弗艾伦(Oliver Allen)在一份报告中表示,美元与全球股市和其他发达市场货币之间的关系已经改变。

在疫情期间,美元在大部分时间的疲软将提振全球股市(见上文)。艾伦表示,当时发达国家的央行将利率降至最低,并保持一段时间,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利率预期的相对波动非常小。因此,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往往意味着美元走弱,这是推动发达市场汇率上涨的重要的因素。

然而,艾伦指出,这种关系在今年年初开始破裂。虽然全球股市持续上涨,但美元小幅上涨。虽然风险偏好可能会继续影响发达市场货币,但美国债券收益率飙升是目前影响汇率的重要的因素。自2月初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基准收益率已攀升约60个基点。

凯投宏观预测,美元兑日元和欧元将继续走强,因为日本和欧元区的债券收益率上升空间最小。艾伦表示:“日本和欧洲的政策制定者似乎不接受更高的长期收益率,尤其是在欧元区。我们大家都认为,欧元区的经济复苏可能令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