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比特币行情 >

NBA Top Shot的狂热是否会使其成为以太坊的竞争者?

NBA Top Shot在进入公开测试版5个月后,已经处理了300多万笔交易,在二级市场达到了4.6亿美元的销售额。现在,由于收藏家对NFT的兴趣达到了狂热的程度,平台的创建者也达到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发展程度。

Dapper Labs 在最新的一轮融资中募集了3.05亿美元,由专注于科技的投资公司Coatue领投,该公司对这家成立了三年的初创公司的估值为26亿美元。这一轮融资已于最近宣布,使这家总部位于温哥华的初创公司的总融资达到了3.57亿美元。

Dapper Labs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Roham Gharegozlou表示,“油箱里的燃料更多了”,福布斯将这些资金描述为“在开放平台上下的大赌注”。 

这是对NFT这种基于区块链技术实现的通过分类账本进行的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押注。对于NBA Top Shot来说,这意味着销售NBA比赛视频中的精彩瞬间并作为一种数字体育卡打包出售。包装的价格根据它们所包含的剪辑的稀有程度而定,三到十分钟的价格从9美元到230美元不等。

与此同时Dapper Labs可以从用户之间的交易中分一杯羹,在二级市场上的每笔交易收取5%的交易费。但是NBA Top Shot的价格是不稳定的,受球员的表现、受伤情况和交易球员的影响,NBA Top Shot的成交量是不同的。 

但整体需求正在猛增,在过去30天里,NBA Top Shot在二级市场内达到了超过2亿美元的交易额,这意味着Dapper Labs每年收取的交易费用将达到1.2亿美元,除此之外,它还会从最初的打包销售中获得资金。

推荐阅读:从卫生纸到特朗普推特集锦——最新出圈NFT盘点

到目前为止,这一数字已接近4,900万美元。同时该公司会将收益分给NBA和全美篮球运动员协会。

伴随着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利好,NFT初级市场在2020年的价值几乎翻了两番,突破了2.5亿美元。根据一份零售商和娱乐公司提供的报告指出,这仅仅是个开始。

音乐艺术家包括MikeShinoda和莱昂国王乐队在过去的几周里以NFT的形式发布了歌曲和专辑。NFT的狂热在本月达到高潮。一位名为Beeple的数字艺术家MikeWinkelmann创作的数字合成作品在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了6,930万美元的价格。 

NBA Top Shot作为该领域的领先应用,现在拥有了超过80万个注册账户,其中338,000个用户拥有至少一分钟的时间,这使得该平台的规模比其他NFT项目都大了一个数量级

迈阿密热火的球员安德烈·伊戈达拉说:“你不可能预测到NBA Top Shot会有如今的发展,如果当时有人告诉你,你肯定会说他们是在撒谎”,伊戈达拉去年夏天开始投资Dapper Labs,并加入了这轮新的融资计划。 

这一轮的其他投资者包括Andreessen Horowitz、Chernin Group、Union Square Ventures和VenRock,以及洛特黄蜂队的老板、篮球传奇迈克尔·乔丹和萨克拉门托国王的维韦克·拉纳迪夫。同时还有超过30名职业运动员,包括布鲁克林网前锋凯文·杜兰特、圣路易斯红雀队三垒手诺兰·阿雷纳多和布法罗比尔队斯蒂芬·迪格斯等人。

这并不是Gharegozlou第一次尝试NFT业务。早些时候,他设计了一款名为“CryptoKitties” 让用户可以收集和繁殖作为NFT的猫科动物的游戏。

这款游戏几乎压倒了它所使用的以太坊区块链,因为完成一笔交易的成本与系统上的流量有关,它的价格从1美分飙升到了几美元,使得用户兴趣迅速减弱。

Gharegozlou在2018年成立了Dapper Labs,带领着CryptoKitties的IP、团队和技术开始了新的尝试,但他很快就决定建立自己的区块链平台Flow,而不是重复在以太坊上的经历

NBA Top Shot在去年春天推出的,不久以有限的私人测试版开始发售,10月份向公众开放。到目前为止已经证明有能力处理一定数量的用户群体,Gharegozlou说,仅仅在过去的两个月里,用户数量就增长了20倍。 

35岁的Gharegozlou谈到NBA Top Shot与CryptoKitties的不同之处时说:“我们过去一年中的交易量,在NBA Top Shot一天内就做到了。”

随着加密艺术市场VIV3.com在FLow上运行,华纳音乐集团和游戏开发商Animoca等公司也在该平台上开发产品。 

对于NBA Top Shot来说,仍然存在挑战。用户抱怨软件包发布延迟、网站中断以及客服机器人的不智能,这是电子商务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导致一些潜在的收集人排起长队。比如一款软件包的发布吸引了40万用户,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空手而归。

将NFT兑现的过程也是该公司招致批评的原因之一,该公司要求用户在取款前必须经过清关。这项规定旨在防止XI钱,并使公司遵守财务法规,但最近用户数量的激增导致审批团队出现了大量积压,这意味着数万名用户在NBA Top Shot的账户中拥有资金,而他们无法被转移到现实世界。

Gharegozlou说,在过去的两周里,NBA Top Shot已经将服务票的数量减少了90%,并将其防欺诈和合规团队的规模扩大了四倍,并计划在下周再翻一番。

该公司在周六发布的博客里指出,获得提款的用户人数已经超过2.8万人,在四周内增长了450%。Dapper还尝试限制新用户数量和交易频率,以解决用户涌入带来的一些问题。

新资金的引入将用于进一步解决这些问题,并为NBA Top Shot添加新功能,但Gharegozlou也希望吸引第三方开发商与体育或娱乐领域的其他知识产权持有者达成协议,复制普通的NBA Top Shot。该公司已经宣布与WNBA和UFC达成合作关系.

Gharegozlou说:“我们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匆忙的事情和复制粘贴上。我们认为,NBA Top Shot之所以引起大家的兴趣,也是因为它将成为一个可持续的经济体系,而这确实是篮球的一大特色。” 

Gharegozlou补充道:“我们希望它可以成为加密货币市场拥护者的流通货币。”

原文来源于Forbes,由区块链骑士编译整理,英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文转载请联系编译。